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最悲情内幕交易!30通电话后突击买入,连吃三个一字跌停板

时间:2019-10-27
?

内部信息可能不可靠,内部信息可能无法赚钱。公司的一位首席执行官认为内部交易损失了135万。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最新的行政处罚表明,A股上市公司将进行外部收购。该公司的总经理黄某国在消息未公布之前已通过网络获得了内部信息。该公司在停牌前一个交易日使用自己妻子的账户,并花费超过300万美元购买了上市公司的股票。出乎意料的是,该公司未能盈利。此次收购未能使上市公司获得三个跌停限制。股价一路下跌。黄国损失了135万,损失比率为45%。

更可惜的是,该交易后来被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现,并最终被确认为内幕交易。黄被罚款三十万元。真的是在偷鸡而又不让米饭黯然失色。

30次致电+ 2次以泄露内部信息

黄某国的内幕消息来自“关键的两个人”,一个是李宝明的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另一个是国家黄金证券(股票)宝榜之谜。丁某从收购Gling教育项目起。

事情必须从三年前开始。

2016年11月,邦宝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某明邀请深圳市前海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李某为具有自主版权的教育收购目标提出建议。 2016年12月上旬,李光耀向广东哥林教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哥林教育)推荐了李明明。在李的领导下,邦宝益智和格灵教育开始了收购。

2016年12月8日,李肇星陪同五宝集团董事长吴某辉,吴某辉,国金证券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宋某,哥林教育总经理柯慕荣先生随行。双方互相介绍了公司的基本情况,科莫荣强调了公司的业务模式。检查后,吴某辉意识到了哥林教育与公司业务之间的协同作用,并承认李某明继续推进此次收购。

2017年1月10日,李肇星陪同李国明,国金证券组织者宋某珍,丁某等再次对精神教育进行了回顾。经检查,李某明向吴某辉报告说,精神教育与邦宝拼图业务具有很强的协同作用。此后,收购进展顺利。

2017年2月28日,双方基本就收购合同的重要条款达成协议。 3月20日,Bangbao就收购Geling Education达成了基本协议。 3月22日,丁某开始着手准备有关收购的相关材料。 2017年3月25日,吴某辉,柯某荣,李某明,李某等人签署了对《广东邦宝益智玩具股份有限公司与广东格灵教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及其股东之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框架协议》的收购。

2017年3月27日,“ Bonbao Puzzle”被暂停。第二天,邦宝之谜发布了关于重大事件暂停的通知:该公司正在计划一个重大事件,可能涉及重大资产重组,并将在2017年3月28日继续暂停交易。

2017年4月5日,邦宝之谜宣布暂停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该计划是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购买资产,预计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2017年5月23日,邦宝之谜发布了有关终止这一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

中国证监会裁定,李宝明,邦宝之谜的高级经理丁某,郭岭证券邦宝之谜的组织者收购了葛林教育项目,参与了谈判过程,并属于第《证券法》条第74条内幕消息内幕消息第六项,李某明知道时间不迟于2016年12月8日,丁某知道时间不迟于2017年1月10日。

黄某国认识邦宝之谜的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某明。在李某明了解内幕消息之后,在内幕消息发布之前,黄某国和李某明共打了6个电话。黄还认识熟悉业务往来的丁某。丁某了解内幕消息后,在内幕消息发布之前,黄某国和丁某共打了24通电话,见了两次。

用您妻子的帐户购买300万,甚至吃三顿饭

了解了内部信息后,黄正忙。

他指示妻子苗(Miao)用“佘某琳”帐户购买“邦宝拼图”,并在该邦宝拼图暂停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即3月24日)购买了“邦宝”, 2017年。宝芝“ 87,700股,购买价3,026,124元,并于2017年12月22日前全部出售。

在严墨林通过微信进行买卖之后,他回复了黄光裕关于“邦宝拼图”购买的信息。中国证监会认为,2017年4月10日当天和当天的微信对话和笔录的证据是3月24日购买“宝宝林”账户购买“邦宝之谜”的决策部门做出的。黄。

从当时的交易情况来看,可以看出,恢复交易重组后,邦宝之谜连续三轮下跌,震荡回落,股价弱势,持有“邦宝”拼图”,持续9个月。黄的无助“割肉”,最终亏损1,358,248.43元。

证监会的调查发现,“佘某琳”证券账户交易中“邦宝之谜”的行为明显异常。

一个是,黄的交易行为与内部信息的形成高度一致,并且与内部人的谈话时间高度一致。 2017年3月22日,国金证券投资银行执行总经理丁某开始为收购进行密集的准备工作。悬挂邦宝拼图的关键时间节点已经确定。同一天和3月23日,黄某国和丁末分别打了3次和2个电话。 3月23日晚,黄与郭鼎交谈后,他们联系了他的妻子阎莫林。 3月24日上午,黄某国,丁末打电话给“佘某琳”账户,卖出3只股票,购买了大批“邦宝拼图”; 3月27日,Bangbao Puzzle被暂停。

第二,参与黄某国交易的股票与通常的交易方式不同。 2017年3月24日,“邦宝拼图”的购买价格为3,026,124元,为自开户以来的单日最高交易;于2017年3月24日,103,336,033委托购买金额。 220.8万元,是开户以来的最大单笔委托购买金额。

第三点是黄的妻子邹莫林对这笔交易的解释与实际情况不符。翟默林表示,他对“邦宝之谜”一向持乐观态度,但自开户以来,他于2016年12月7日只买入了2800股。“邦宝之谜”的价格自2017年1月20日以来一直稳定。当时没有购买“佘某琳”帐户。

总体而言,“邦宝”证券账户购买“邦宝之谜”的时间与内部信息的形成和暂停时间高度一致。交易之前,黄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明明和丁某进行了交谈。联系方式,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与以往的交易习惯明显不同,没有合理的解释。

关于内幕交易的辩论

黄对证监会关于内幕交易的主张不满意,他提出了五项主要的辩护:

首先,此案中涉及的收购以失败告终,不应视为内部信息;

第二,第二,与内幕信息发展有关的信息缺失。由于相关信息尚未公开,因此对市场没有影响,各方也不能使用所谓的“内部信息”;

第三,本案以证据中的口头证据为依据,客观证据不足,没有达到证明标准;

第四,本案的交易行为没有异常,与以往的交易习惯相符;

第五,调查部门收集的电子证据的收集过程不符合法定要求,不记录有关收集过程,当事人未阅读的电子证据也未加盖章。

证监会回应:

首先,案件中涉及的信息是否构成内部信息与重组的成功无关。只要重组正在进行中,一方就知道(或假定知道)并使用信息交易是非法的;

第二,《证据卷》第五卷包含一系列有关邦宝之谜主要资产重组的公告,可以反映内部信息的发展和分阶段披露的过程。双方的相关信息尚未披露,没有证据支持;

第二,口头证据与客观证据之比的问题不能衡量证据是否符合认证要求。本案中的口头证据和客观证据是相互证实的,可以证明存在违法行为;

第四,在这种情况下,当事方与内幕消息知情人在同一天进行了交谈,配偶在第二天进行了股票交易,交易金额是自交易发生以来最高的单日购买交易的最大值。开户。交易特征明显异常,这与假定的内幕交易相符。条件;

V。在这种情况下,电子证据的证据收集过程具有相关记录,并符合法律程序。该案件中的电子证据是重复的,一种是法院的印章,另一种是审判官和当事人阅读的。电子证据的形式符合法定要求。综上所述,中国证监会不会接受黄的论点。

中国证监会决定对黄某处以三十万元的罚款。

(编辑:唐新欣HN060)

-

  • 友情链接:
  • 新余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jzskl.com 技术支持:新余新闻网| 网站地图